中国民用航空网

北京新机场或将改变“北重南轻”格局

2014-12-22 09:33:58 《中国经济时报》  记者   赵志芳 | [ ] | 订阅民航新闻邮件

  (供稿单位: 作者:记者   赵志芳)

  受访者

  杨保军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

  张国华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

  12月1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消息,批复同意建设北京新机场项目,以满足北京地区航空运输需求,增强我国民航竞争力,促进北京南北城区均衡发展和京津冀协同发展。这意味着,“酝酿”20余年的北京新机场终于敲定。

  早在1993年,北京市在编制《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1994—2004)》时就曾着手为北京新机场规划选址。由于当时首都机场尚能满足航空运力,新机场的选址并没有急于确定。直到2008年11月,位于永定河和新天堂河之间的选址方案才脱颖而出、最终确定。

  据了解,北京新机场项目建设场址位于永定河北岸,北京市大兴区榆垡镇、礼贤镇和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之间。北京新机场项目工期为5年,总投资约为800亿元,预计于2019年投入使用。

  根据批复,工程按2025年旅客吞吐量72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00万吨、飞机起降量62万架次的目标设计。目前,包括新机场在内的北京空域规划方案也在制订,新机场开工仪式将在近期举行。

  今后北京将拥有一南一北两个规模相当的机场,现有的北京首都机场超负荷运作的状况将得到大大改善,更重要的是,相对发展滞后的北京南部地区以及新机场邻近的河北省部分区域将有机会借力新机场,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北京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名列前茅,但从内部来看,发展水平存在差异,相对于北部来说,北京南部发展滞后,人均收入水平较低,长期以来,优质的生产要素在南城难以聚集。那么南城发展滞后是由哪些因素造成的呢?

  “北重南轻”是如何形成的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杨保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南北发展不均衡实际上是一种循环关系造成的。虽然北京早期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但在亚运会之前,东西南北各方位还是一个相对均衡的格局。不过,当为了某一目的,大量的短期投资集中在某一区域的时候,就会改变原有的格局。

  “北京的第一次改变是在亚运会的时候。”杨保军说,为了改善北部的基础配套设施,上百亿的投资一下子都集中在这个区域,亚运会让北四环成为了一颗耀眼的明珠。此后,“北重南轻”的格局开始形成,接下来市场的力量开始发挥作用,北部基础设施好,有消费能力的人就集中北部,为了满足他们的消费,北部又吸引了更多的消费设施。而南部的初始条件就比较落后,消费能力弱,由于市场的逐利性,南部更加难以吸引投资。因此,在市场的导向下,南北差距越来越大,奥运会之后这种差距更加强化了,房价就是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要了解南城为什么发展滞后,还需要从历史上和对外交通网络的变化来看。以通州为例,由于北京饱受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大城市病的困扰,政府规划把通州打造成为北京副中心,以缓解大城市病,可是该副中心计划至今为止并未取得成功。但在历史上,通州确实曾经是北京的副中心,那是在水运交通时代,作为京杭大运河北起点的通州是当时内外经济、社会、人流货流交换的节点,得益于此,通州成为了当时北京的副中心。而过去北京南城缺乏重大对外交通枢纽的带动,因此发展逐渐滞后。

  南城迎来发展新机遇

  在张国华看来,北京新机场布局在天安门正南46公里处,为北京南城带来的新的发展机遇是巨大的,同时,也将促使北京的城市规划更加科学合理。

  “不只是新机场,还有北京南站、丰台站等高铁,这几个重要的交通设施都布局在南城。”张国华说,产业的发展是遵循空间规律的,未来南城的发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把握好在不同的经济条件下和不同的交通运输条件下如何实现新型城镇化。过去我们是依靠低成本制造业实现城镇化的,而将来我们一定要向高附加值的生产性服务业、城市服务业转变。在交通方面,南城建设新机场,还有两个大的高铁站,将为这个地区带来巨大的发展变化。在这样的条件下,它的产业在空间上转移,人口在空间上的变迁,都需要北京市在南城的下一步发展中把握好市场规律。土地资源如何配置、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如何配置、配套制度如何设计,都应该好好研究和把握,为南城的发展奠定好基础。

  杨保军认为,由于目前南北失衡的状况已经较为严重,小规模的投资很难改变现状,要弥补这种失衡,只能通过一些集中的大规模投资来改善,必须要有一个重大的契机来诱发市场投资行为的跟进。而南部机场的投资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北重南轻”的格局。第二机场建立起来之后,为了连接机场和老城区,首先要解决好通达性的问题,以后全国各地的客流进京,要从两个方向进来,而不是现在的单向。从南边到城区这条线路就有很多机会了,市场判断这个地区将来会很热闹,就愿意去投资,占得先机。南部的公共服务水平就会逐渐改善,甚至在将来接近北部,这就是城市均衡发展的开始。

  河北借力新机场须主动寻找机会

  从新机场的选址来看,除了带动北京南城的发展,其在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上的作用也值得期待。由于距离上的优势,与新机场紧邻的河北地区同样迎来了难得的机遇,不过,与北京存在巨大经济落差的河北,要利用好这一机遇仍需“下苦功”。

  “北京的资源主要是信息技术和资本,这就像能量传递一样,因为河北的产业结构太低端,所以它够不着。”杨保军对记者说,北京的溢出实际上已经越过了河北省到别的地方去了,因为河北省承接不了。所以,并不是说新机场建成后河北省就一定能够发展好,这要看它是否善于寻找机会。机场诱发的往往是高端服务业和制造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能会倒逼河北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给机场周边河北城市的发展提供新的发展思路和机会。当然,如果他们还是做以前做的事,那新机场对河北也不会有太大帮助。河北需要知道如何寻找市场的机会,而机会来自于交流。一个城市的经济魅力在于它能够让不同的思想、商品、技术进行交流和交换,在交流和交换中不断地产生新思想、新技术。空港地区也有这个作用,空间的接近大大提高了交流的可能性,河北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当然,河北省还需要在体制机制上,政府的服务水平、服务能力,基础设施建设上做好准备,要适应这种新的经济活动的需要,才有可能留住这些机会。”杨保军说。

  ()

加速乐统计